霸王别姬各人命运

时间:2021-07-04 16:19:40 来源:点击:

导读:本文是由匿名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霸王别姬各人命运"的内容介绍。

1.在影片霸王别姬里,几次历史的更迭给人物命运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20世纪20年代,9岁的小豆子随着做妓女的母亲来到关家科班,恳求关师傅收留他学京戏。小豆子眉清目秀,却长了六指。六指是不能当京剧演员的,母亲狠下心来用刀切掉他那根畸形的指头,因疼痛和惊惧而惨叫的小豆子被按倒在祖师爷的香案前完成了入梨园行的仪式。

同科班的孩子虽然都出身贫寒,却都歧视这个妓女的儿子。惟有大师兄小石头对他怜悯关照,豪情仗义的小石头成了小豆子的偶像和保护神。

关师傅让小豆子学坤角,让他念“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虽然对于这种性别颠倒的意识他曾做过本能的抗拒,但在戏院这种环境的潜移默化的渗透下,小豆子最终接受了“女娇娥”的角色。

在棍棒的威逼之下,小石头、小豆子的技艺有了长足进步,第一次在太监家唱堂会合演《霸王别姬》获得满堂彩。不久他们都成了红极一时的名角,小石头艺名段小楼,小豆子艺名程蝶衣。他们的演出也获得了热衷于“捧角”的权势人物袁四爷的青睐。

慢慢地,程蝶衣的内心发生了变化,他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混淆之感,“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他对师兄的友情逐渐发展为同性之爱,在他的心里,段小楼就是霸王,自己就是虞姬。他和师兄相约要演一辈子《霸王别姬》。

可是,一个青楼里的风尘女——菊仙的出现,改变了这种现状,她对段小楼以身相许,使程蝶衣的理想被践踏,他把自己用屈辱换来的、师兄向往已久的名贵宝剑赠给了段小楼,并声称同师兄分道扬镳。然而在关师傅的召唤下,师兄弟二人再次合作。

抗战胜利了,国民党伤兵大闹戏院,抓走蝶衣。为救蝶衣小楼和菊仙四处奔走,但由于误解,二人再度分手。

文化大革命爆发了,段小楼成了牛鬼蛇神。在群众斗争大会上,师兄弟和其他挨斗者一律戏妆示众,小楼忐忑不安,蝶衣却宛如当年那样精心为霸王色脸。在造反派的威逼审讯下,师兄二人相互揭发“罪行”。段小楼首先被迫揭发蝶衣,将他历史上的丑行和美丽的幻想都作为“罪行”抖露出来。震惊而惶惑的蝶衣以牙还牙,他认为小楼背叛的根源在于菊仙,大骂菊仙是“臭婊子”。段小楼又被迫表白:“她是妓女,我不爱她。”菊仙承受不了打击,最终上吊自尽。

时光总要流逝,一切都成为往事,“四人帮”被打倒了,程蝶衣和段小楼在分离了22年的舞台上最后一次合演《霸王别姬》,程蝶衣唱罢最后一句,用他送给段小楼的那把注满他感情和幻想的宝剑自刎了,结束了自己的演艺生涯,最终实践了他的人生和艺术理想,虽然那理想是已经破碎了的。

2.《霸王别姬》中重要人物分析

原发布者:yangxiaohai201

《霸王别姬》中重要人物形象分析摘要:本文从《霸王别姬》中人物形象分析入手,通过人物的语言、历史环境、动作表情三个方面具体分析主要人物形象——程碟衣、段小楼、菊仙。影片《霸王别姬》中的符合人物个性的语言,为观众塑造了程蝶衣这个个性鲜明的悲剧人物形象。历史环境的变化,把一个铁铮铮的男子汉和具有“霸王”气息的人物形象——段小楼,变成了一个没有骨气的“软汉子”和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假“霸王”。影片中人物动作表情体现了菊仙泼辣,刚烈的个性。关键词: 《霸王别姬》 人物形象 陈凯歌正 文:影片《霸王别姬》主要描述了程蝶衣自幼被母亲卖到京戏班学唱青衣,对自己的身份是男是女产生了混淆之感。师兄段小楼和他感情甚佳,俩人因合演京剧《霸王别姬》而成名。不料段小楼娶妓女菊仙为妻在先,在反革命时期兄弟俩反目成仇在后,使程蝶衣对毕生的艺术追求感到失落,终于在再次跟师兄段小楼排演《霸王别姬》时自刎于台上。一、人物语言自从1927年有声电影诞生以来,毫无疑问,人物语言无疑是电影声音元素中重要和基本的因素。①电影中别具风格的语言,更能体现生动逼真的人物形象。影片《霸王别姬》这部影片中的人物语言不但别具风格,而且附和人物的个性。最能体现影片个性语言的是程蝶衣这个人物形象。影片中程蝶衣出场时的第一句话:“娘,水都冻冰了,我冷。”这句话也在成名后程蝶衣戒毒时再次出现。幼年的程蝶衣说这句话时,不光是身体上的冷

3.求《霸王别姬》电影的人物分析相关文章

段小楼:这样的男人 ------------------来自: 二价铁离子 (北京) 霸王别姬的评论 ***** 写在看过了<霸王别姬>之后. 总是觉得如果不写点什么,对不起一直一直的感动,于是决定以人分类,写点东西,其他的人大约写的人也很多了,我决定先写这个集众爱于一身的男人,一个刚强又懦弱的男人. 段小楼,事实上整个影片对于段小楼演绎的霸王并没有太高的评价,至少袁四爷这个对京剧艺术极为痴迷和了解的戏剧欣赏大师(我认为,他值得这个称谓),是没有给予很高的评价的.甚至,对于段小楼把霸王的"七步"走成"五步"很是不满,觉得段小楼是糟蹋了戏,或者说,没有理解到戏的真髓.这个细节我们自然可以看做是袁四爷和段小楼私人情感恩怨的一部分,但是也可以看出,段小楼的戏,并未至化境,还有高手可以挑毛病. 而影片中程蝶衣,却是尽其赞美之能事,不光是袁四爷给予评价极高,其他的一些戏剧欣赏者,包括后来的那个日本人.蝶衣说:"他是真的懂戏","他要不死, 京戏就传到日本了"的那个人,也是分明更欣赏蝶衣而非小楼的.所以,事实上在我眼里,小楼的戏虽然必定也有过人之处,毕竟自小那么辛苦了练了出来,毕竟是那么深厚的工夫,但是并不是不可取代的. 可是,事实上,小楼却是不可取代的,为什。

段小楼:这样的男人 ------------------来自: 二价铁离子 (北京) 霸王别姬的评论 ***** 写在看过了<霸王别姬>之后. 总是觉得如果不写点什么,对不起一直一直的感动,于是决定以人分类,写点东西,其他的人大约写的人也很多了,我决定先写这个集众爱于一身的男人,一个刚强又懦弱的男人. 段小楼,事实上整个影片对于段小楼演绎的霸王并没有太高的评价,至少袁四爷这个对京剧艺术极为痴迷和了解的戏剧欣赏大师(我认为,他值得这个称谓),是没有给予很高的评价的.甚至,对于段小楼把霸王的"七步"走成"五步"很是不满,觉得段小楼是糟蹋了戏,或者说,没有理解到戏的真髓.这个细节我们自然可以看做是袁四爷和段小楼私人情感恩怨的一部分,但是也可以看出,段小楼的戏,并未至化境,还有高手可以挑毛病. 而影片中程蝶衣,却是尽其赞美之能事,不光是袁四爷给予评价极高,其他的一些戏剧欣赏者,包括后来的那个日本人.蝶衣说:"他是真的懂戏","他要不死, 京戏就传到日本了"的那个人,也是分明更欣赏蝶衣而非小楼的.所以,事实上在我眼里,小楼的戏虽然必定也有过人之处,毕竟自小那么辛苦了练了出来,毕竟是那么深厚的工夫,但是并不是不可取代的. 可是,事实上,小楼却是不可取代的,为什么? 这个原因,却在蝶衣身上,因为蝶衣只有在和小楼演的时候,才是虞姬,因为蝶衣爱着这个男人.蝶衣的爱是无可取代的,所以小楼无可取代. 那么,这对于一个京戏的角儿来说,恐怕有些可悲.小楼似乎也有察觉,所以说"没了袁四爷,我就不信我成不了这个角儿"其实,是对袁四爷只欣赏蝶衣的不满,小楼和袁四爷的敌意的来源,我认为,这个是之一. 当然,小楼毕竟是一个豪气的男人,不会在这些上面过于斤斤计较,所以,并未觉不妥,自然也没有任何的同行间的嫉妒心,小楼自有他可爱的地方,有着男人的耿直,豪迈以及血性,刚强而倔强. 可是小楼并不是一个真正刚强的人,他的软弱是显而易见的.在面对感情上,他不如菊仙,曾经的妓女,他的妻子;不如蝶衣,他的师弟,他的虞姬. 他是爱蝶衣的,虽然这爱只是兄弟之情,但是他爱他.当然一开始他对蝶衣的照顾,是出于本能的善良的.蝶衣被戏班子的孩子们欺负,只有他一个人照顾他.不欺负人,反而照顾人,果然是大师兄的范儿.可是后来蝶衣练习劈叉,用砖块压着腿,疼得大哭的时候,他偷偷的踢掉一块砖头,因此还受罚,这时候,已经看出,他对蝶衣已经有是感情的了.幼年的蝶衣和小楼相拥入眠的情景,实在是温馨又难忘.烛光下面沉睡的两张孩子的脸,两小无猜,就是形容这样情景. 直到后来长大,他娶了菊仙,依旧是爱着蝶衣的,照顾他,宠溺他,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弟弟一般的爱着.可是,这并不是蝶衣想要的感情.为了救蝶衣,他甚至在袁四爷面前低声下气,甚至承认霸王该走的是"七步"而非"五步",那是这个汉子从来没有过的低头,可是为蝶衣,他做到了.蝶衣戒毒的时候,他又以汉子一般的气势,支持着蝶衣,完成这一痛苦的过程.这种兄弟间的情谊,他做得自然是顶天立地也无愧于心的.可是,面对蝶衣的时候,他还是有着歉疚心理,总觉得自己欠了蝶衣,总觉得自己需要补偿蝶衣.大约,跟蝶衣和他第一次登台成角儿之后,蝶衣被老太监玷污有关,是他没有保护好他的师弟,心怀歉疚.更多,也恐怕是, 他明白蝶衣想要的是什么,自己却无法给他的亏欠之感吧. 可是他依旧没有办法是真正的霸王.他没有楚霸王那样顶天立地的豪气. 一开始的时候,或者也是有的,但是菊仙成了他软弱的一个表现点.我并不认为他的软弱是菊仙造成的,软弱是他性子里面的东西,菊仙只是帮助他挖掘出来了而已.他本就是那样矛盾的一个人. 菊仙不让他唱戏了,他也就不唱了,虽然一样发脾气,说我就是个唱戏的,可是总归会平息.要不是师傅发了怒把他们叫了回去,说他糟。

4.结合<<霸王别姬>>分析中国传统人格及传统文化在近现代的遭遇和命运

《霸王别姬》本是一幕历史逸话,而在这里,它演变成一段梨园的血泪,一缕梨园的风气,一幅时代的画卷,一个历史的烙印。主人公也由两个痴情男女变换为两个相互重叠的男人——段小楼与程蝶衣,他是花脸,他是青衣,他的坚毅和他的温柔,他的唇吻轮廓刚毅凝固,他的眼角眉梢爱意满溢,他是叱咤纵横的霸王,他是从一而终的虞姬。也许什么都不是,只是那一个苍凉的手势——天黑前最后一幕灰蓝,是那个特定时代的风花雪月,是那些随风飘远的红颜遗事

程蝶衣对段小楼从一而终的爱,便是《霸王别姬》真正想要表达的主题,其实非常简单,并没有什么难懂的。

不过夹在程蝶衣与段小楼之间的菊仙,则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充满了悲剧色彩的人物,也正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出现,程蝶衣才在片子的最后选择了自刎。至于其中微妙的原因,我也不是很能说清楚。

除了爱情的“主线”,其他所要表达的都是伏线,伏线中比较出彩的是“师傅”、“四爷”、“小四”这几个人物。

“师傅”这个人物逼死了小癞子,但是他最后也死的无比凄凉。值得人们思考的是,老师傅死前演的竟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

老师傅的台词:“你要演的是林冲!林冲是什么人?堂堂八十万禁军教头!来,我来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英雄气概!”

一语唱毕,老师傅的命则已休矣……

“四爷”这人物,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能说葛优的演技好,上乘的表演……至于这个角色嘛,让我有印象的只能是他上了程蝶衣……(这个地方也再次证明了程蝶衣本来就是个女人,如果他不是女人的话,四爷和张公公又怎能侵犯的了她呢?)

“小四”这个角色,着实让人生恨,可以说这部戏最大的悲剧都是因为这个角色。程蝶衣(小豆子)早年被张公公侵犯后心生怜悯才收养了小四,而小四后来的一举一动直接导致了段小楼的挨批斗、揭发程蝶衣,程蝶衣又揭发菊仙,而菊仙自杀,小四自己最终也难逃被红卫兵迫害的命运……他酿造了一整部戏的悲剧。

戏的最后,程蝶衣拔剑自刎时,却是与段小楼最后一次唱《霸王别姬》。她的死,充满着对菊仙的歉意、对自己的悔恨、以及对不能与师兄长厢厮守的深深遗憾……

程蝶衣的行为正应了段小楼的一句话:“戏里疯魔,戏外也疯魔……”

而按程蝶衣自己的想法,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对她师兄的从一而终,她最终也完成了她的夙愿,终于死在了《霸王别姬》中,她把一部戏完完整整地,从头到尾地演完了。她与虞姬完全地合一了,到达了真正的“人戏不分”的境界。

好了,最后我再来陈述一个程蝶衣是女人的论据,众所周知,张国荣的死是有很多原因的,主要的三个原因是:“演女人,同性恋以及拍鬼片造成的心理阴影。”

同性恋不用说,演的就是《春光乍泄》,而鬼片呢,也就是著名的《异度空间》,那么说他演女人说的到底是哪部影片呢?无疑,就是这部《霸王别姬》,这也充分说明了程蝶衣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

好了,关于电影就先说到这,再来说点题外话。

因为《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和《无极》暴露了陈凯歌狭隘的心胸,我很是鄙视他!但是《霸王别姬》却真的是一部好的作品,这里面自然是有陈凯歌的功劳,但我认为,更大的功劳应该归功与这部戏的剧本写的好,李碧华绝对属于上乘的剧作,陈凯歌能拍成这样是理所当然的,那么他所取得的那些成绩就是更理所当然的了。但是按我觉得,如果这个剧本换个导演拍(比如说李安),说不定霸王别姬早就获奥斯卡了!

最后的最后,还是用精练古语概括出电影《霸王别姬》所要表达的精髓吧!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5.《霸王别姬》的结局是什么

打倒“四人帮”后,师兄二人在分离了22年的舞台上最后一次合演《霸王别姬》,虞姬唱罢最后一句,用他送给霸王的那把注满他感情和幻想的宝剑自刎了,蝶衣在师兄小楼的怀中结束了自己的演艺生涯,也结束了这出灿烂的悲剧。

影片讲述一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弟,段小楼演生,程蝶衣演旦,两人一向配合天衣无缝,尤其一出《霸王别姬》誉满京城。师弟倾慕师兄,然而段小楼在认为该成家之时迎娶了名妓菊仙,自此三人围绕一出《霸王别姬》生出的爱恨情仇开始随着时代风云的变迁不断升级,终酿成悲剧。

扩展资料:

1988年,陈凯歌出席电影节时,徐枫主动约他会面,且拿着李碧华的小说专程来见他,见了便说做出这样一部电影非陈凯歌不可。李碧华原小说旧版中的结局是程蝶衣和段小楼若干年后在香港的浴室相见,都没有穿衣服,坦诚相待、回首前尘,感慨不已,然后出得门去,各走各路。

陈凯歌跟李碧华说这个结局得改。《霸王别姬》所着意阐发的是关于人性的主题—迷恋与背叛,在创作之前,陈凯歌对两个编剧强调千万不要把人物意识形态化,人物该是谁,你就让他是谁。

6.《霸王别姬》 段小楼 的性格 特征

段晓楼似乎是个较理智较现实的中性人物,片中的霸王似乎更多地挣扎在现实的残酷中,在菊仙的如火痴情和师弟程蝶衣的“恋兄情结”中他更多地处于两难境地中,如果说在对待戏的态度问题上,程蝶衣是一丝不苟的“人格沉入”,那么段晓楼就更多是的“人格浮出”。如果说程蝶衣的命运与虞姬如出一辙的话,那么段晓楼的命运与项羽的命运也有一种比喻意义的相同或相似。他的性格决定他在历史的轮回中反映迟钝,如果没有菊仙,他也许早就被现实的车轮辗压过去了,段晓楼的戏始终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戏,是一种浮出的戏,他的梦注定是一种理想中的残缺的梦,他的人生是一种写满辉煌写满沧桑的人生。

更多的影评在:?fr=qrl3

7.电影《霸王别姬》中,程蝶衣的男性身份是如何被阉割的

最大的转折点在与程蝶衣唱出:“我本是女娇娥”时,他的男性身份完全磨灭。细分析如下:

首先,程蝶衣的母亲是一名妓女,电影中没有交代其父亲的信息,但根据其母亲特殊的职业我们作出合乎情理的推测:父亲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始终是缺位的。生活在这样特殊又畸形的童年环境下,程蝶衣缺少一个能够为他提供适当的角色榜样的父亲,因此他无法获得正确的行为模范,男性自我认定就不完全。

其次,程蝶衣在被抛弃送到戏班后,完全失去了家人的关爱,再加之师傅严苛的要求以及极端的惩罚方式,程蝶衣自然会想得到更强壮的人庇护,而这一角色---戏班的大师兄段小楼又恰到好处的总是出现在他需要的时刻,因此他会对身体相对健壮又在同仁中地位高的段小楼产生的严重依赖心理。

再次,电影中母亲为了保护孩子在妓院生存下去被迫进行的反性别抚养教育,应该包括但不局限于将程蝶衣作女孩打扮。后来程蝶衣在台上一直扮演着传统规范塑造下的理想女性,在文化的熏陶下为性别着色。这些更富有女性化的活动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他的性别认知。

拓展资料:

程蝶衣性格分析:

1.幼年蝶衣:渴望母爱——反抗命运——被迫接受命运——产生新的执念:渴望做男儿郎

2.少年蝶衣:渴望做“男儿郎”——反抗命运——被迫接受命运——产生新的执念:和师哥(霸王)唱一辈子戏

3.青年蝶衣:渴望和师哥(霸王)唱一辈子戏——反抗命运——难以接受命运——崩溃,迷失自己。

4.晚年蝶衣:和师哥重逢,同台唱戏——唤起“男儿郎”和“想好好唱戏”的执念—夺过霸王剑自刎

这就是一个“个体对抗命运”的故事,核心讲的是“命运”,也就是影片中反复提及的“命”。

霸王别姬各人命运

本文网址:http://www.wfsyzx.cn/news/159162.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都市健康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都市健康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下一篇:

相关合作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xxxx-516156156

业务 QQ :396919548

投稿邮箱 :396919548@qq.com